华府文学网_励志美文_经典散文_诗歌大全_故事大全

华府文学网_励志美文_经典散文_诗歌大全_故事大全

华府文学网汇集以爱情,亲情,友情,人生为主题的情感生活美文网站,内含经典美文,哲理美文,励志等美文欣赏,提供短篇故事,个性签名说说、心情随笔日记,优美散文精选,现代诗歌大全,表白情书范文,好词好句好段摘抄大全等读者文摘在线阅读。

菜单导航

中国新诗形式探讨:诗体的规范与多样性运用

作者: 华府文学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6日 10:19:02
 
中国新诗自诞生初,关于它形式的探讨,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初期的粗砺,含有草创之美,也有不美的一面:失去规范,缺乏应有的约束,诗写只剩自由,渐离诗质,与社会、读者疏远,失去了它社会存在的空间。
今天这一问题已越来越引起诗界、理论界的关注。
新诗新形式的尝试,前人已有过不少努力:
郭沫若将惠特曼式抒写与中国诗融合,闻一多提出“音乐美、绘画美、建筑美”三美主张,李季用二行民歌体写《王贵与李香香》,阮章竞用四行一节体写《漳河水》,绿原融入剧情的《叫卖》,徐志摩《再别康桥》、戴望舒《雨巷》等的新诗音乐性、形式美尝试,以及后来的马雅可夫斯基式台阶诗体的移用等等,都在新诗形式、音乐性上作了探索;而穆旦等九叶派则融入了现代技法,毛泽东更是直接将旧体形式进行现代再造,抒写现代内涵……
本文将就此问题进行一些探讨,重点谈诗体的规范与多样性运用,以此推动中国新诗诗体形式的形成与逐渐走向成熟。
 

新诗形式的美学研究

 
诗体形式的美学研究,究竟涵盖哪些内容?
从不同的视角,会产生不同的理解。
形式上有自然之美、对称之美,二者又是对立的统一,皆指向诗歌形式的和谐之美。
 

不僵守形式合乎自然之美

 
中国的山水园林,多讲究自然美;西方的山水园林,多讲究几何对称。
其实,诗歌形式有似于此:闻一多的“建筑美”,即与此相关;而二者之间又是相统一的,皆指向和谐之美。
自然、对称,二者同时影响着诗歌的形式。
它们是辩证的统一,这与诗歌的内容(包括情感)密切相关。这就要求,讲究形式,又要不僵守形式。
我们不妨试读一下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把它变成全五言: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悠悠,独怆然涕下!
形式上守住了五言体,二者所表达出来的情感却并不完全一样。全五言形式,是个约束;放开来,就是自然美。
古今许多大诗人,皆明白这个道理。他们的诗,约束有度,自然从容,从不以形式害意。
艾青提倡散文美,其用意也出于诗要自然表达。
《红楼梦》里香菱学诗一节,黛玉告诉她说:“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讲的也是这个道理。
形式与内容不可截然分开,二者之间是化生关系,这在诗歌创作的过程中,客观外物主体化,主观精神客体化,内容与形式就已经融合在一起、不可分了。
细细读读陈子昂这诗,就会发现,有“之”、“而”,与无“之”、“而”,读出来的感情不一样;而感情实际上是诗的内容了,形式与内容分不开。
规范成五言体,守了五言形式,就失去自然天成了;失去了形式的可变性、多样性,只僵守形式,不利于诗人的精神创造,这首诗就是个明证。
 

诗体规范与多样性运用相统一,一部诗歌史就是如此

 
诗歌史上,诗体规范与多样性运用相统一,普遍存在。
诗人创造性的精神劳作,需要诗体规范与运用上多样性相统一。
诗体一经产生,便有了相对的独立性,便于诗人们用于多样体式的创作。
中国源远流长的诗歌,为诗人们的精神劳作,提供了众多的诗体形式,旧体还活着,新体就又产生了。
旧体新化,就是通例。旧体不仅可以写旧内容,亦可以容纳新内容。
《毛泽东诗词》已经产生了十分广泛的世界性影响。
他是个通古今之变的人,他改造、运用的就是中国古典诗词的旧形式,直接把旧形式与现代性相融合。
据准确统计,截止20世纪末,国外“已经出售的毛泽东诗词达7500万册,完全比得上有史以来所有用英语写作的诗人的诗集的总和”,与一些自我标榜的“现代诗人”相比,真是“桃李无言,下自成蹊”;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仪式上集体诵读的《和平宣言》一诗,作者冯亦同,用的是四言体,中国诗歌源头的四言体与现代内涵、表达相融合了。这些,都说明了诗体的相对独立性,以及诗人改造、运用多种诗体形式的客观性和重要性。
试图用某一种形式,来一统天下,往往是由于忽视了诗歌史上这种诗体运用的客观规律。
中国历代的大诗人,皆各体兼备,运用自如,非如此不能适应他们的创造性精神劳作。
屈原的《离骚》、《天问》、《国殇》、《涉江》,长短兼备,《离骚》、《天问》皆成大气象;两汉梁鸿的《五噫歌》,将《诗经》、《楚辞》的语言形式杂糅,创造出了新的表达强烈感情的诗形式;汉乐府《上邪》,短短几句,二、三、四、五、六言都有,呼天抢地,震天动地;李白的《蜀道难》、《将进酒》、《战城南》、《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乐府《杂曲歌辞》,三、五、七、九言,全用到;杜甫《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各言形式都运用自如;白居易的《琵琶行》、《长恨歌》、《卖炭翁》,《大林寺桃花》,各体兼备;苏轼诗、词、曲、歌、赋,样样精通;柳永、姜夔等,不仅精通词谱形式,尤以自度曲的形式,独步词创作的新形式;曹雪芹的《红楼梦》,诗、词、曲、诔、銘、赋,涵盖各体;郭沫若的《湘累》、《棠棣之花》、《凤凰涅槃》、《立在地球边上放号》,长短、诗剧,皆有;艾青的《古罗马的大斗技场》、《光的赞歌》、《礁石》、《鱼化石》,长短皆有;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七律《长征》、《解放军占领南京》,《送瘟神二首》,大气磅礴,除此之外,他还有含民歌体的《八连颂》……,守大体,又随心而用,这是通则,如此方能自由创造,纵横恣肆。
 

本文地址:http://www.hfrx.cn/shige/94860.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