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文学网_励志美文_经典散文_诗歌大全_故事大全

华府文学网_励志美文_经典散文_诗歌大全_故事大全

华府文学网汇集以爱情,亲情,友情,人生为主题的情感生活美文网站,内含经典美文,哲理美文,励志等美文欣赏,提供短篇故事,个性签名说说、心情随笔日记,优美散文精选,现代诗歌大全,表白情书范文,好词好句好段摘抄大全等读者文摘在线阅读。

菜单导航

转身,那泪已倾城_爱情故事 -打造浪漫情话大全

作者: 华府文学 发布时间: 2021年07月08日 21:22:32

  呵!这座城市又下雨了!

  雨后的深圳天空变得氤氲而瑰丽,凝结着大块大块阴郁的云朵。我正坐着最拥挤208路公交车朝我现在平定而安全的家前进。

  窗外不断向后退的是宣传简报,上面是男生温暖如阳光般的女孩子。

  我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致始至终都是。已经没有了当年出校门时的野心勃勃,现在的我彻底变成一个顺从而宿命的女人。

  热爱生活,热爱工作,热爱丈夫。

  偶尔在车站遇见那些穿着宽大服饰背着木吉他的男孩子,我还是会不经意的抽搐一下。然后是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想念。

  离开安夏已经快一年多了吧,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这样想到。像安夏那样的小城市一定不会有深圳这样的灯红酒绿,也不会有深圳变幻莫测的天气呢?

  但无论今后我走多远,我都永远记得再也没有哪座的城市能容纳下我盛开在我心口的木槿花和我一地的寂寞。

  因为,世界再也没有那个男孩子能像你一样无私的容纳下我的眼泪和欢乐。苏寂然,一个华丽得如同烟火的名字。

  在我生命中无限灿烂盛开过却瞬间凋落的男孩子。

  你知道吗?每次转身,我都要花费好大力气不让眼泪掉下来。

  两个吹着口哨男孩子从我的身后走过来,我转过身去看他们被拉长的影子。却无意间蔽间了忧伤的脸庞。

  在一个隐蔽的拐角处,我不明白我的眼泪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掉下来。

  深圳的天气依旧一如既往的坏,只是我知道不管深圳的天气怎样的坏。

  我和苏寂然终究再也不回到最原始的起点。

  苏寂然是一个才华横溢但天生孤僻的孩子,最好的朋友顾颜曾这样告诉过我。那时的我正在食堂对付一面拉面,新来的师傅做的。正前帮摆着一本刚出版的城市旅游杂志。

  封面是一朵一朵精致的花,在每个灿烂的午后独自凋零。边框是淡淡的墨绿色,食堂里高瓦数的灯光直直的射下来。

  人来人往般的潮汐涌动,混合了世俗的气息。

  唱娩,我觉得寂然和你是一样的人,你们都热爱寂寞。顾颜美丽的声线就那样的飘过来,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

  一瞬间,一股暖流冲入喉咙。我捂住嘴猛咳,眼泪突如其来的掉在热腾腾的菜汤里,然后是顾颜轻轻拍着我的后背发出不急不缓的声响。

  现在的我正在本市大学里念大一,广告设计。

  偶尔向往到一些不知名的小镇上看日出和日落,喜欢一个看着蔚蓝色无比灿烂的天空不自觉的掉下泪来,写一些为人所不知的文字。

  因此,顾颜说我是个寂寞的孩子寂寞的挥霍着每个无聊的午后时光。现在的我,就像随处晃荡无所事事的孩子。

  因为,现在的我,听天由命。

  最终我还是见到了苏寂然。自然而然的遇见。在安夏一间偏僻的酒吧里,那时,安夏的冬天已经快要来了,我穿着一件厚厚的粉色系高领毛衣,和顾颜一样到这里来应聘miss·kiss。

  一间小巧但很别致的酒吧,走进去的时候里面有女孩子在舞池里跳舞,身体如黑色曼佗罗花般在黑暗中盛放,充满着巨大的诱惑。

  我坐在那里看吧台上那个穿白色制服的男生走动时拉长的身影。不知过了多久就有男孩子从我身后走过来,头发遮挡住一半的眼睛。

  十指是略带病态的苍白。我礼貌的告诉他说,我并不认识他只是在等我的朋友。有个无礼的男生走过来,不小心碰倒了我手边的酒杯。然后红色的液体不断扩散,最后被灯光照射成一多妖冶的花。

  男生很清澈的笑,依旧是很轻快的声线。你好,我叫苏寂然。我不是坏人,当然你也可以叫安夏,别误会。因为你是顾颜的朋友,顾颜是我的朋友,所以你也是我的朋友。

  现在想起来还是会忍不住笑起来。我和苏寂然的第一次遇见,苍白而无力。

  那时苏寂然的眼睛半眯起来,像一面波澜不惊的湖,我告诉他我看过一个叫做安夏的男孩子写的诗询问他是不是那个安夏的时候,苏寂然笑着不语。

  后来当我看到一群打扮得很摇滚的男生走过来的时候,苏寂然坐在中间眼神是明灭起伏。我就知道了那些诗是他写的。因为只有渗透进寂寞的眼神才能写出如此绝望的文字来。

  安夏,我喜欢了三年的诗人作家。

  然后,我笑着走开。我终究不习惯这样过分热闹的场合,而愿意寄居在自我小小的世界里。

  黄昏的灯光温暖的照在柏油气息的马路上,我一个人在干净的大马路上匆匆而行。苏寂然从后面追上来,说,你一个人不安全我送你。

  我转过去,眼泪措手不及的砸落。黄色的灯光打在发冷的皮肤上,温暖而美好。

  第三个星期了!

  我已经连续好久没有再见到苏寂然,大概有三个星期了吧。有点漫长的时光。

  安夏的冬天凝结了一层一层的大雾,操场上有几个穿着运动服的男孩子在坚持晨跑,发一阵空旷的笑声。

  隔着女生宿舍厚厚的玻璃窗户穿过来。我握着咖啡的手有点颤抖,站在窗台上略过每一张陌生或熟悉的脸,表情一点点的淡下来。

  诺大的宿舍楼在放假之后变成了一座空旷而寂寞的城,顾颜回到了平川。所以宽大的寝室只剩下我和另外一个外地的女孩子。

本文地址:http://www.hfrx.cn/qingshu/278570.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