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文学网_励志美文_经典散文_诗歌大全_故事大全

华府文学网_励志美文_经典散文_诗歌大全_故事大全

华府文学网汇集以爱情,亲情,友情,人生为主题的情感生活美文网站,内含经典美文,哲理美文,励志等美文欣赏,提供短篇故事,个性签名说说、心情随笔日记,优美散文精选,现代诗歌大全,表白情书范文,好词好句好段摘抄大全等读者文摘在线阅读。

菜单导航

黑天使的伊甸园_爱情故事 -打造浪漫情话大全

作者: 华府文学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19日 09:29:03

          
    我一直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美丽的天使,他们有着一对宛若深夜般魅惑的黑色羽翼。他们会伴着微风,踏着优雅的狐步,来到那些承受着不幸的人身边,引领着那些人到达幸福的极乐。
    听说,那个极乐世界叫做伊甸园。
    (一)
    从睡梦中醒来时,我只看见了姐姐那双美丽而忧郁的瞳。耳边一如既往地回荡着父亲那带着酒气的污言秽语,母亲那可怜亏亏地低声抽泣,以及奶奶那苍老无助的不断咳嗽。屋子里很黑,黑得我不由地发抖。我看着姐姐,她也看着我,然后她轻轻把我揽在怀里,轻轻地说:“紫儿不怕,紫儿不怕。”
    那一年,我好像是四岁。
    (二)
    四岁时的记忆是模糊的,也是清晰的。我知道家位于很高很高的顶楼。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很蓝很蓝的天与很白很白的云。大我六岁的姐姐总会拉着我的手,和我一起听窗外面那飞过天空的鸽子的哨音。
    但姐姐是要上学的,于是更多的时间里,与我在一起的是不知何时便会撒手人寰的奶奶。
    奶奶真的好老好老,因为连她叹气的声音都会因为陈旧而掉下渣滓。她就那样地坐在床上,一边叹息,一边咳着自己的生命。
    然后不知是哪一天,奶奶的床空了。
    美丽的母亲抱着我,告诉我奶奶去了天国。问天国是什么地方,母亲说是有天使的地方。再问天使是什么,姐姐插了句嘴,说是长着翅膀,可以带人去天国的仙子。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也上学了。
    (三)
    听人说母亲以前是有名的美人坯子,而她家里曾经是当地颇有名望的资本家。文革时期家被毁了,家人死得死逃得逃。为了自保,母亲不得不嫁给了身边造反派的父亲。后来,就有了姐姐再有了我。
    父母感情不好,这是人人皆知的秘密。她天天都会挨父亲的打,因此她总是遍身鳞伤。
    母亲总会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样子无限凄惨。有时还会一个人唱些英文歌,我听不懂歌词,却听得出那曲调中的无限悲伤。
    在奶奶去天国三年后的某一天,放学回来的我,与姐姐在一片早已凝固的血泊中发现了母亲。母亲的样子真的很美,乌黑的长发,蓝黑的旗袍,加上周围那黑红色的血,衬着她白晰的皮肤,安详的表情。好美,真的好美,我还是头一次发现,黑色,可以让一切都变得美丽。
    姐姐哭了,我却一滴泪也掉不下来。
    姐姐说,母亲也被天使接走了。
    (四)
    我叫紫儿,我的姐姐叫青儿。
    父亲依旧日日酗酒。母亲不在了,他便开始打我和姐姐。姐姐总是一言不发地护着我,用她虚弱的身体护着我。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她很像母亲。
    姐姐是最让我感到骄傲的人。她温柔美丽,品学兼优。我听过她老师对她的赞美,说姐姐一定可以考上一个重点高中,再上一所名牌大学。老师说青儿这孩子,是她从事教师事业以来所遇到的最棒的学生。
    只是姐姐最终没有兑现那些赞美,她没有考上高中,然后就早早走入了社会。再后来,她开始夜不归宿,最后便再没有在这个家里出现过。
    对了,忘了说了,姐姐现在是这个城市里有名的援交女郎。
    (五)
    “我想知道,极乐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我问着,声音却是幽幽的。
    晖偷偷握住我的手。“紫儿,你别太难过了。伯父的死,真的只是一个意外。”他的目光里满是同情,“紫儿,你的身体要紧,真的不宜太伤心。”
    握紧晖的手。“放心吧,这种事我见多了,我,不会有事的。”
    父亲死了三个月了,所有的事情都由我一人处理。姐姐一直没有出现,想来一定是忙于“工作”,抽不出时间回来。
    来到她的住处,门是关着的。拿出钥匙打开门,我发现门口有男人的鞋。
    “哼,鞋到是很名贵。”冷笑一下,我径直走向客厅。坐在软软的真皮沙发上,我打开电视,自顾处地看着。
    姐姐卧室的门打开了,我关上电视,转身向她的卧室走去。
    一个肥肥的男人与我擦肩而过。
    “看什么看!她是我妹妹!”姐姐穿着黑色的丝质睡衣,倚在门框上,用一种很轻佻的声音说着。
    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我只是指着大门。那男人倒也识趣,马上穿鞋走人了。
    一声冷笑从姐姐的喉间发出。她捋了下微卷的头发,慢悠悠地返回她的卧室。
    看着姐姐,跟着她去她的卧室是我在此刻唯一可以做的事。
    “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姐姐坐在床上,一边抽烟一边问我。
    姐姐的卧室里很暗,床的上被子还没有叠好。
    “没什么,不过是我十八岁了。”不知是不是巧合,我说话的声音就和姐姐一样。
    “是吗?”姐姐看了我一眼,然后从包里拿出钱包,“去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吧。”
    没什么理由不要那些钱,于是我心安理得地接了过来。
    姐姐还有工作,于是我不能过久地在她那里休息。临走之前,我轻描淡写地对姐姐说:“那个男人死了。”
    关上门的时候,我听到了姐姐又笑又哭的声音。走过楼梯拐角,我坐在地上,轻轻地笑了一下。
    还是没有眼泪,可能我这辈子都没有眼泪了。
    (六)
    上大学很是顺利,身边有晖陪着,感觉却不是很安心。
    我不是美女,真的不是美女,真正美的是姐姐,只可惜现在想见她一面很难很难。
    晖的唇总是热的,很热很热的。被他揽入怀中时我觉得很平静,平静地想要与他就这样过完一生。
    “紫儿,你是天使,你的光环照耀着我,让我觉得很幸福。”晖就像所有的电视剧的男主角那样用着动听的美丽的词藻。
    “如果我是黑色的天使呢?”搂着他的脖子我呵呵地笑,心想开心可能也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不管你是什么,紫儿,我知道我爱你。”晖的眼睛里有东西在闪,闪得我看不清他的心情。
    长这么大头一次夜不归宿,回到家时却看见了姐姐莫名的笑容。
    “稀客。”我只是径直地向自己的房间走,“你怎么可在进来的?”想起来了,她也有这个家里的钥匙。
    “爱情呀。”姐姐的声音还是如以前那样好听,让我想起了那句一直安慰我的“紫儿不怕紫儿不怕。”
    站住看着姐姐,我知道自己什么都不用说。她是我的姐姐青儿,这个城市里有名的青儿,没有什么可以逃过她的眼睛,尤其是我的事。
    “我喜欢晖。”
    “哼,”姐姐在冷笑,“我还不知道你喜欢谁吗?”姐姐的手放在了我的肩上,她还是我的姐姐,所以她还愿意去碰触我。
    “你不反对?”
    “我有什么可反对的。”姐姐坐回沙发上,“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我说不出什么。何况,我是一个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味道的人。”
    “不过,”姐姐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有些东西你是要有所准备的,知道吗?”
    盒子里是什么东西我太知道了,除了冷笑,我还是冷笑。
    “好了,我要走了,你自己保重自己吧,爱情中的小甜瓜。”姐姐就是姐姐,连擦身而过都如此妩媚。
    “姐……”突然叫住她,“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来到这里。”
    姐姐又是一声冷笑。“如果那个混蛋还活着的话,我永远不会回来。不过也要谢谢他,他让现在的我衣食无愁。”
    “姐……”
    “哼,没什么的,我没什么可遗憾的,那个混蛋,不过是我的第一个男人罢了。对了紫儿,你可别这一生都只有一个男人呀。”
    心底有个声音在冷笑。“我也不想这一生连有几个男人都不清楚。”
    又是姐姐的一串冷笑,然后就是她关门的声音。
    不知是不是太累了的关系,姐姐走后我又坐在了地上。黑暗中的我只是想着,如果那件事情没有发生的话,这个家里会不会还有两个好好的姐妹青儿和紫儿。
    (七)
    不知道那还是不是一个梦,我看见一个黑色的天使来到我的身边,他的笑容是那么地美丽。我听见他对我说,说要带我到一个叫做伊甸的极乐。
    突然间就睁开了眼睛,然后我听见了姐姐的声音。
    她在哭,而且是很惨很惨地哭声。
    推开房门时我看见了父亲的脸,然后是衣冠不整的姐姐。
    父亲看到我只是不满地哼了一下,然后便是一把将我推开。父亲走了,我坐在了地上,姐姐站了起来,从此离开了家。
    晖突然从后面抱住了我。
    “紫儿你在想什么?”晖问着。
    “没什么,我只是想我的姐姐了。”笑着看着晖,我不知道我除了笑还能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晖。
    “你姐姐?”晖的笑容有些奇怪,“我想她应该过得很好吧。”
    一把推开晖。“姐姐就是姐姐,我不希望你说她。”
    晖的笑真得让我难受。
    “你还真是和你的姐姐关系好呀。”晖说的话让我有种想要哭的冲动。
    但我不会哭的,因为我没有眼泪。眼泪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干涸了,干得一点都没有省下来。
    “晖,你不会离开我吧。”重新回到他的怀中,我问着他,也问着自己。心里有种不安定的因素,让我不得不去寻找着答案。
    “怎么会呢?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如果你离开我,我会让你死的”我揽住他的脖子。
    晖笑着。我笑着。
    (八)
    我不知道现在的自己,除了相信爱情之外,还可以相信什么。
    姐姐还是我的姐姐,她现在是唯一可以养着我的人。
    有时候晖会来家里过夜,姐姐知道,但她什么都不说。她也常常带男人来这里,我也什么都不说。
    “不要把自己拴在一个男人身上,那样的话你早晚有一天会后悔的。”姐姐总是在点烟的时候说这句话,然后吐一个烟圈,再冲我一个妩媚的笑。
    姐姐的笑很美,可是却让我有些不寒而栗。
    不是因为她的笑,而是因为她的话。我怕,我怕总有一天,我的身边会没有了晖。
    但姐姐还是姐姐,她的话似乎总是会被证实。
    晖还是开始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有一天,他笑着对我说:“紫儿,我们分手吧。”
    我也笑,只是笑。早就见到那个姑娘了,是一个长发披肩地漂亮姑娘。
    晖,是需要一个漂亮的姑娘去配他的,我不漂亮,所以他注定要离开。
    梦里那个黑色的天使还是会定期出现在我的身边。他还是会说要带我去极乐的伊甸。
    (九)
    “姐姐,我一直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美丽的天使,他们有着一对宛若深夜般魅惑的黑色羽翼。他们会伴着微风,踏着优雅的狐步,来到那些承受着不幸的人身边,引领着那些人到达幸福的极乐。而那个极乐,就是伊甸园。”
    姐姐看着我,然后抱住我。她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抱过我了。
    “我说过的,不可以把自己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被爱情冲昏头的小紫儿呀,你却听不进我的话。”姐姐的眼底还有纯纯的情在闪动着,“要知道,感情也是要相配的。”
    我笑。“姐姐,没事的。”只说这一句,别的我真的不想说。是啊,我现在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嘴边有一些痛,还有一丝甜。
    奇怪,我是什么时候咬破了自己的唇的?
    姐姐还是那样一种冷笑的神情,突然她一拍我的肩:“去吧,去外面散散心。”
    于是我去了。
    (十)
    天使应该是很照顾我的家的吧,因为他总是会光顾这里,然后带我的家人去伊甸极乐。
    没能见到姐姐的最后一面,没能。医生说姐姐是自杀的。
    “她是割腕的,死在你们共同的家里。”姐姐的朋友轻轻地说,并劝我节哀。
    烟雾弥漫在她灵像的周围,照片中的姐姐还是那么地美丽,眼底还有一丝没有消失的纯。
    心底有一种刺刺地痛,是不是因为这是我身边的最后一个亲人?
    “姐姐,你怎么舍得下我呢?”抱着膝坐在她的对面,我的眼底干得像是一片沙漠。
    “如果说你真的舍得下我,却又为什么要死在这个家里?”姐姐就是很像妈妈,像得连死的方式也是一样。
    扭过头看一看窗户外面,可是除了一片深色的天,我看不到鸽子飞过,也看不到白白的云。
    侧耳倾听,除了风的声音,还是风的声音。
    把扎着的马尾放了下来,任长发垂下,镜子中有人影晃来晃去,是青儿,也是紫儿。
    突然决定了一件事情,如果我也想要死的话,我也要死在这里。
    (十一)
    听同学说,现在的我变漂亮了,变得比以前更漂亮了。
    身边开始有不少追求者了,就连晖也开始重新将目光转向了我。
    也许,姐姐还是舍不得我的,所以她把她的美丽留给了我。现在我知道了,原来美丽也是可以这么继承的。
    “紫儿,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终于有一天,晖重来到我的身边。
    嫣然一笑,我颔首。
    晖很快就回心转意了,我们重又出双入对。于是那个漂亮的姑娘找到我,让我把晖还给她。
    “当初晖跟你走时,我可没有找过你。”我依旧是笑,姐姐曾经的妩媚出现了我的脸上,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家族继承。
    晖重又来家中过夜,然后我们便在一起作爱。有时候我们会彻夜疯狂,直到精疲力竭,就比如是今天。
    说不清是谁的汗水从我的皮肤上舔过。我一边听着晖熟睡的气息,一边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天花板上,黑色的天使正在冲着我微笑,只可惜,他并不曾向我伸出手。
    闭上眼睛,我好像重又听见姐姐的“紫儿不怕”和那些我已经想不起来的英文歌。
    晖醒过来了,又搂住我。
    “怎么不睡呀。”他的声音里都透着睡意。
    “睡不着。”揽住晖的脖子,任他的唇蹭过我的每一寸肌肤。
    “有什么好睡不着的。”
    “因为这个房间是我家人去伊甸极乐的地方。”
    晖的动作停了下来。
    “你不知道吗?这曾是我奶奶的房间,她,就死在这张床上;然后是我妈妈,她是在这里自杀的;然后是我姐姐,她也从这里走的。”
    晖一下子坐起来。“你怎么不早说?”他的嘴唇在发抖,晖,在害怕呢。
    不慌不忙地坐起来,然后再下床。“你在害怕呢。”我笑着,给晖倒了一杯水。
    “没,我没害怕。”晖接过水,一口气喝了下去。
    “你就是在害怕。”慢慢地穿好衣服,我看着晖笑。
    “我说过我没有害怕。”晖有些恼了,他一下子站了起来,却又一下子跌倒在地。
    “你刚才的样子真的好可爱。”伏下身子我看着晖,“你恼怒的样子就好像一个孩子。”
    晖指着我,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呵呵。”我笑了,这一回是真的从心底里笑的。
    “晖,你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吗?我说,如果你离开我,我会让你死的。我是紫儿呀,所以我会说话算话的。”捧起晖的脸,他的脸色真的有些难看。
    “别担心,我不过是在你刚才喝的水里放了一点点药罢了。那可是一种很好的药呢,会让你无声无息地走的。放心吧。”吻一下晖,我站起来,“其实你应该感到幸运的,因为这药是我好几年前就买下的。当时,是给我父亲用的,只可惜没有用完,所以,我留给你用了。”
    “放心吧,晖,不会很痛的。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没什么的,我不过是送走了自己的父亲。值得你这样看着我吗?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吧,你,不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呵呵,我的父亲,对,就是我的父亲。他很了不起的,他是我姐姐与我的第一个男人。呵呵,只可惜我没有姐姐的勇气去离开家,所以,我便杀了他。你也是知道的,我高中时的化学学得很好的,所以,我便在他喝的酒中放了你现在喝下的这种药,于是,他就走了。”
    “晖,其实以前我是爱你的。真的是爱你的。因为爱你,所以我也想让你从这里走。”慢慢走到窗户边,我所有的家人都是从这里去的极乐,所以你要从这里走。可是,我不想从这里走,真的不想呢。晖,你一定是可以了解的,对不对?”
    默默地站在窗台上,我又回头看一眼还在地上挣扎的晖。
    “再见,晖,我的黑天使已经来接我了。他,来接我了……”
    倒下的那一刻,我又听到风的声音了。然后,我看到一片美丽的黑,以及从心底深处扬起的湿。
    是啊,我的黑天使,踏着狐步,来接我到极乐世界了。
    (十二)
    听说,那片极乐,就叫伊甸园。

本文地址:http://www.hfrx.cn/qingshu/211640.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