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文学网_励志美文_经典散文_诗歌大全_故事大全

华府文学网_励志美文_经典散文_诗歌大全_故事大全

华府文学网汇集以爱情,亲情,友情,人生为主题的情感生活美文网站,内含经典美文,哲理美文,励志等美文欣赏,提供短篇故事,个性签名说说、心情随笔日记,优美散文精选,现代诗歌大全,表白情书范文,好词好句好段摘抄大全等读者文摘在线阅读。

菜单导航

真假厂长

作者: 华府文学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21日 07:27:04

  许来发原是镇五金厂的副厂长,因为揭发厂长侵吞国家资财之事,遭到打击报复,被开除出厂。这天,他穿戴整齐,进城上访。途中,由于班车出了故障,直到中午12点多才到县城。
  
  许来发打算先去饭店吃点饭。这时饭店中走出一位40岁左右的中年人,一见许来发,一把拉住他的手,惊喜地说道:“哎呀,许厂长,是您呀!您不认识我了?我是化工厂的厂办主任刘海放啊!这些天厂里早就传遍啦,说您要来我们厂当厂长,大家早就盼着您呐!真没想到会在这儿碰上您!巧了巧了,咱们厂里的头头们全在这里参加一个庆祝会。来,跟大家见个面儿,喝杯认识酒……”说着,也不管许来发同意不同意,拉着就往饭店里走。
  
  许来发闻听一愣,心想:啥?我何时当上他们的厂长了?一定是这位厂办主任张冠李戴认错了人。想到这里,连忙推辞道:“不不,刘主任,我不是……”
  
  “哎呀,许厂长,您‘不是’个啥呀!不是正式上任又咋的?既然碰上了,就和大家见个面吧,往后我们还得请您多多关照呢!”
  
  二人在门外这一嚷嚷,早惊动了里面的头头们。大家一听新厂长来了,“忽啦啦”全都跑了出来。这个拉,那个拽,哪里还容得许来发说出半个“不”字儿!
  
  许来发被拥到里面的正座上,在这种氛围下,许来发是百口难辩,心一横,只好硬着头皮硬撑了。厂办刘主任将在座的头头脑脑们一一向许来发做了介绍,许来发毕竟当过副厂长,得体地与大家招呼握手,不住地说着“多关照”。这家饭店离化工厂不远,新厂长到任的消息也不知怎么传了出去,不少中层干部闻讯都跑了来,都想与新厂长喝杯认识酒。厂办主任只好又临时添了两桌。
  
  自古酒席宴上敬权贵,大家自然抢着敬“新厂长”。幸亏许来发酒量大,不然非得醉倒不可!可酒量再大,也架不住这些热情的下属们“轮番轰炸”,渐渐地他便有些醉意了。
  
  正当大家推杯换盏、热烈祝贺之际,突然从外面闯进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工人。老工人一进门就嚷开了:“哪个是新来的许厂长?我是本厂的李金池,要找你解决问题……”
  
  还是厂办刘主任脑瓜反应快,这种时候,这种场合,怎能让许厂长处理厂里的事?急忙起身阻拦道:“我说老李师傅,你咋又跑到这儿胡闹来了?你的问题厂里不是早就答应给你解决了吗?去去去,你不看我们这里正忙着吗?”说着动手就往外推。
  
  李金池大喊大叫,就是不走:“许厂长啊,你可得给俺们这些老工人做主哇!俺的事儿,一拖再拖,今推明儿,明儿推后,猴年马月才是个头啊……”
  
  厂办刘主任使个眼色,立马又过来两个人推李金池。李金池手抓门框,使劲打着坠儿,就是不肯离去。
  
  见此情景,不知是酒精起的作用,还是联想到自己上访的种种遭遇,引起了许来发的强烈共鸣。此时他全忘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俨然成了本厂真正的厂长。只见他起身离座,对着厂办刘主任喝道:“不得无礼!放开他,让老李师傅把话讲完!”说着,他走到李金池面前道:“老李师傅,我就是新来的许厂长,你有什么问题跟我说,只要你反映的问题合情合理,我一定给你解决!”
  
  李金池闻听,老泪横流,说声:“许厂长啊……”双膝不由得跪了下去。许来发急忙扶起李金池道:“老李师傅,你这是干什么?快别这样,有话慢慢说……”
  
  原来,五年前厂里搞扩建,将李金池的两间房子给推倒,当时说好每间补助3万块钱,让他另买新房。李金池顾全大局,二话没说便搬出了厂区,在外面租了两间房子,一心等着这6万块钱到手买新房。没想到这几年房价猛涨,如今6万块钱仅能买间厨房,然而就是这点钱厂里还一拖再拖,始终没有拿到。由于没有房子,儿子至今不能结婚。如今老伴又生病住院做手术,急需3万块押金,他拿不出,不得不再次来找厂里,然而厂里一口咬定没钱,一分也不肯给……
  
  许来发听着李师傅的哭诉,不由得联想到自己厂子的厂长,拿着工人的血汗钱,吃喝玩乐,巴结上头,全不管工人的死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厉声质问厂办刘主任:“李师傅说的可是实话?”
  
  “这……确有其事,不过……”
  
  “不过什么?刘主任,传我的话,你马上给财务科会计打电话,让他带6万块钱来见我,没有,去借!”说到这里,许来发转向众人,气愤地接着说道:“老李师傅的问题为什么一拖就是五年?我们对得起老工人当初那份爱厂如家的热忱吗?我们这么做让他寒心不?!我们天天讲‘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你们是怎么学的?!要是你们在座的有这个问题,厂里会这样对待你们吗?对老百姓的疾苦,我们这些当干部的,为什么就这样无动于衷?!”
  
  刘主任见许厂长真的动了怒,连连说是,赶紧掏出手机通知会计。在座的人面面相觑,刚才还沸沸扬扬的饭厅,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工夫不大,只见会计急急赶来了,手里还提着包包。许来发没等别人介绍,便自我介绍道:“我是新来的许厂长,钱带来了没有?”
  
  “带来了。不过没那么多,只有5万块。”会计答道。
  
  许来发满脸涨得通红,看了眼会计,又看了眼在座的各位头头脑脑,说道:“欠下老李师傅的那1万块也不能再拖了,大家凑一凑,一并都给他解决了!”说完,当即掏出了上访随身携带的1000块钱。
  
  头头脑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见许厂长自己率先拿出了钱,马上见风转舵,你300,他500,转眼就凑齐了9000块钱。许来发将这些钱一并交到李金池手上,真诚地说:“老李师傅,我代表厂里向你道歉了!快去医院吧,救人要紧……”
  
  李金池接钱在手,感动得泪流满面,跪地就是一个响头,叫声“好厂长”!颤巍巍地走了。
  
  经过刚才这番变故,宴席上再也没了开始时的热烈气氛,大家闷闷地喝着酒,各自想着心事。还是刘主任善于调节气氛,率先端起杯子道:“大家都端起来,许厂长的工作作风大家都看到了,往后咱们都得向许厂长学习,关心工人的疾苦,脚踏实地为工人们办实事,大家说是不是?”众人齐声附和,气氛这才渐渐热烈起来。
  
  喝着喝着,突然只听门外有人高喊:“不好啦,化工厂着火啦!快去救火啊……”
  
  随着喊声,只见窗外浓烟滚滚,火光冲天,附近的居民们一片呼喊之声。饭厅内顿时一片混乱,有人拨打119报警,还有人则悄悄抄起自己的衣物,想借机溜走。
  
  此时,不知许来发的哪根神经兴奋起来,只听他大喝一声:“都别走!快去救火!谁敢临阵脱逃,我撤谁的职!随我来!”
  
  这声吼叫,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真还镇住了那些想脚底抹油的人。大家看看威风凛凛的许厂长,不管是否情愿,呼啦啦随着许来发赶去灭火。
  
  化工厂的工人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厂子,在消防车没到之前,全都自发地参加救火,他们在许来发的指挥下,奋力扑救,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殊死搏斗,大火终于被扑灭了。化工厂保住了,人们这才松了一口气。然而当人们清点人员物品时,却不见了许厂长。许厂长哪里去了?人们看见,许厂长始终是一马当先,几次冲进火海抢搬物品,现在他哪里去了?
  
  人们呼喊着,四处寻找。找着找着,有人在一间被焚的仓库里发现了许厂长的尸体。天啊!许厂长他……人们一下子全呆了!工人们流着眼泪,将许厂长的遗体抬出废墟。分析他的死因,一定是被有毒气体熏倒后才被烧死的。
  
  许来发的遗体被安放在一张临时搭起的木板床上,工人们望着这位为保护化工厂而舍弃性命的好厂长,一个个掩面痛哭,深深地向这位新来的好厂长三鞠躬。李金池老师傅更是哭得昏天黑地,刚才许厂长为他要钱的情景历历在目……这样的好厂长,咋说走就走了呢?!
  
  化工厂失火烧死新厂长的事,非同小可!厂办刘主任马上打电话报告县政府。县长感到十分震惊和疑惑:化工厂厂长的人选,三天前县政府刚刚研究决定的,此时新厂长老许请假到省城探亲去了,人还没到任,怎么可能……县长将实情告诉了刘主任,指示他迅速弄清死者真实身份,做好善后工作。
  
  闻听此言,刘主任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哎呀呀!闹了半天,自己是张冠李戴认错了人啊!看这事闹的。幸好烧死的是个假厂长,不然这场戏怎么收场呢!
  
  刘主任将这一情况汇报给了其他的厂领导们,大家自然对他有一番埋怨。可埋怨归埋怨,后事得安排啊!这位假厂长谁也不认识,他的真实身份一时难以确定。不管怎么说,尸体总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晾着呀,于是便在厂里搭了个棚子,将许来发的遗体暂时放了进去。至于如何处理这位假厂长的后事,厂里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
  
  一种意见是,此人是为抢救国家财产而英勇牺牲的,应报经有关部门,追认为革命烈士,昭彰其精神;另一种则认为,此人假冒化工厂的厂长,混淆视听,亵渎了领导的权威,影响很坏,本应追究其责任,但念其为救火而死,也就不再追究了。两种意见,一时相持不下。
  
  化工厂是个拥有一两千号人的大厂子,救火烧死的是个假厂长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全厂职工及家属,也传遍了整个县城。大家闻听,无不感慨万端!人们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赶往厂里。他们不是来瞧稀奇的,而是赶来吊唁的。不知何人还请来了唢呐锣鼓队,一路吹吹打打,来为他们心目中的好人送行。是他,关心职工的疾苦,假借厂长的权力,给退休工人李金池解决了陈年旧账;是他,行使厂长的权力,指挥扑救了这场无情大火,使人民的生命财产免受了重大损失……
  
  许来发的灵前,摆放着李金池和化工厂职工们送来的祭奠之物,还有数不清的鲜花和松枝。哀乐阵阵,唢呐声声,人们用各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哀思和敬意。
  
  化工厂区的人群越聚越多,以致无法容纳。刘主任和厂头头们担心发生什么意外,连忙用高音喇叭喊话:“本厂职工同志们,附近的居民同志们,实话告诉大家,这个厂长是假的,是冒充的,我们正在会同有关部门查他的真实身份呢!没有什么好看的,赶快回去吧……”
  
  工人们可不买他的账,有人公开就喊:“假厂长又咋的?俺们工人可不管他是真的假的!只要他真心为我们工人办好事儿,办实事儿,俺们就把他当成真厂长,就拥戴他,怀念他!”
  
  “说得对!说得好!”人群随声附和,吼声如雷。
  
  面对如此情形,厂办刘主任和厂里的头头们劝也不是,拦也不是,一时陷入了深深的反思之中……

本文地址:http://www.hfrx.cn/gushi/212567.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