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文学网_励志美文_经典散文_诗歌大全_故事大全

华府文学网_励志美文_经典散文_诗歌大全_故事大全

华府文学网汇集以爱情,亲情,友情,人生为主题的情感生活美文网站,内含经典美文,哲理美文,励志等美文欣赏,提供短篇故事,个性签名说说、心情随笔日记,优美散文精选,现代诗歌大全,表白情书范文,好词好句好段摘抄大全等读者文摘在线阅读。

菜单导航

市长的女儿

作者: 华府文学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31日 15:22:34

  “丐帮公主”叶小惠,决定和别人拼爹,因为她从收废品的养父那里得知自己竟然是——
  
  1。女儿拼爹
  
  16岁的叶小惠虽说上的是重点中学,但她的心情很不好,因为他的父亲叶老实是个收废品的。这天,叶小惠一回家就气呼呼地跟爹说:“爹,我回家帮你干活,今后再也不去读书了!”说完就一头扎在床上,蒙着头大哭起来,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叶老实左劝右哄,终于掏出女儿的心里话:“城里人要拼爹,我拼不过人家!”
  
  原来,叶小惠同寝室的两个室友,一个的爹是领导,还有一个的爹是大款,她们瞧不起当班长的叶小惠,不愿和她住一个房间,还给她起了个绰号叫“丐帮公主”。
  
  听完女儿的哭诉,叶老实只是低着头抽烟,半天也不说话。叶小惠有些不安了:“爹呀,你怎么啦?”父亲几次欲言又止,最后终于开腔了:“小惠呀!我不知道城里人喜欢‘拼爹’,否则我早把实情告诉你了,要说当官,你亲爹当的官比她们的爹大多了!”
  
  这句话无疑是个“重磅炸弹”,震得叶小惠差点昏倒了:“亲爹?”
  
  叶老实点头说:“你爹一直嘱咐我保守秘密,可现在顾不得许多了。”说着他从土屋的梁上拿下一个包裹,一层层打开,只见里面有一个晶莹剔透的玉镯子,上面刻有“碧瑞宝”三个小字。他说:“这是你亲爹留给你的,我一直保存着呢!”接着他就一五一十地说开了。
  
  小惠这才知道:原来她是个私生女。十七年前,她的亲爹娘还在读大三时就生下了她,为了不妨碍前程,他们到山里生下了小惠,然后又把她托付给叶老实夫妇收养。他们原本说好大学毕业来接女儿,哪里想到一对恋人走出大学校门后就分道扬镳了。她亲娘跟人去了国外,她亲爹留在省城工作并成了家,后来又当了官。
  
  叶老实神秘兮兮地说:“你知道你的亲爹是谁吗?他就是副市长杨连科!”叶小惠双眼猛地睁大了:“啊?是他?”叶老实得意地说:“没想到吧?你经常在电视里看到他。你爹仪表堂堂,前程无量!什么卫生局副局长,什么镇长,与你爹比那可差远了!”
  
  叶小惠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真的吗?那他为什么从不来看我?不来管我?”叶老实急了:“哎呀!你爹成了家,又做了官,暂时无法来认你,那也是情有可原的呀!他早就说过了,等你考上重点大学后,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你爹可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他每年寄很多钱给你,我都攒着准备给你上大学呢!”
  
  说到这儿,叶老实郑重地吩咐说,虽然是亲爹,但杨副市长走到今天很不容易,为了亲爹的前程,小惠必须做好保密的工作。关于这一点,叶小惠当然能理解,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叶小惠第二天一大早就回校去了。虽然是一夜未眠,但她精神却出奇地好。“我是副市长的女儿!”这个事实,让她内心的自卑感一扫而空。她下定决心要好好读书,争取将来以优异的成绩考上重点大学,让自己的亲爹杨副市长为女儿感到骄傲!
  
  中午在学校餐厅吃饭的时候,电视里正播出本地新闻。其中就有市县领导深入基层检查工作的报道。当颇具绅士风度的杨副市长出现在电视画面中的时候,叶小惠激动得难以言表,她惊奇地发现,自己和亲爹长得很像:鼻子像,眉毛像,眼睛也很像。
  
  从此以后,虽然同寝室的两位“大小姐”说话依然冷嘲热讽,但已经完全伤害不到她了。甚至班里有个别人当面叫她“丐帮公主”,叶小惠也一笑置之。她的学习成绩更是直线上升。慢慢地,议论她的声音也没有了,许多男同学私底下评论说:“别看叶小惠是大山里来的,但她身上有一种高贵的气质!”
  
  当这话传到叶小惠耳边时,她感到特别自豪:高贵的气质哪里来?基因的作用呗!不过她也意识到:既然自己是副市长的女儿,“包装”应该换一换了。
  
  2。父女决裂
  
  那天是双休日,叶小惠特意乘早班车回家,准备向父亲要点钱,先为自己买双名牌鞋穿穿再说,不巧的是家中却没有人。
  
  这时正好村里的刘大妈路过,叶小惠连忙去打听:“大妈,你见到我爹了吗?”得到的回答是:“你爹他忙得很呐!我刚看见他拎着些好吃的到后山老庙去了,听说那个‘花癫’又来了!”
  
  听到这话,叶小惠的脸不由“腾”地就红了。
  
  原来,刘大妈口中的“花癫”是一个疯婆子。她虽然满嘴胡言乱语,却穿得干干净净。不过谁也不知道她姓甚名谁、来自哪里。她像候鸟似的,每年要到后山的老庙“过冬”,春暖花开的时候又走了。只要她一来,叶老实就像丢了魂似的,每天往山上跑。说也奇怪,那疯婆子见了其他男人凶得像老虎,却允许叶老实进老庙。天寒地冻时她干脆不出庙门,而叶老实一准热汤热水送上山。
  
  十多年下来,村里人对此早见怪不怪了。本来嘛,一个收破烂的光棍与一个疯婆子“相好”,这种事谁会有兴趣呢?叶小惠也从小对此习以为常。可自从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后,养父的这种“龌龊”行径,开始让她感到脸红。她觉得该找爹好好谈谈了。
  
  正在这时,叶老实回到了家。他见到女儿又惊又喜,马上捋着袖子要给女儿做好吃的。叶小惠拦住了他:“爹呀,刚才您上哪儿去了?”叶老实说:“这……送了点吃的到后山……”叶小惠没等他说完就皱着眉头说:“爹,过去的事咱就不提了,可如今我是副市长的女儿,你好歹也得……为我注意点影响啊!”
  
  叶老实呆了好一会儿,这才笑容满面地说:“知道了,知道了!女儿说得对,今后爹一定注意影响,一定注意影响!”叶小惠又说:“爹,我这次回来向您要点钱买双鞋子!”
  
  叶老实回答得很痛快:“到城里读书,当然得穿好一点儿,一双鞋子算什么!”他挺爽气地拿出50元钱说:“给!”叶小惠撅着嘴巴不接钱,一个劲儿地摇头。当叶老实听说女儿要买的是四百多元一双的名牌鞋时,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一双鞋顶我小半个月的收入了,这鞋难道是金子做的吗?”话是这么说,叶老实还是满足了女儿的要求。只是数钱的时候,他表情痛苦得像害了牙病。
  
  叶小惠穿上了名牌鞋子后,走起路来特别神气,心里别提有多美了。但名牌鞋子还得有名牌服装配嘛!从此之后,小惠向父亲要钱的次数多了,要钱的数目也越来越大。
  
  叶老实起先尽量地满足女儿,可时间久了,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小惠,爹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也知道学生的任务是读书。你何必一定要与那些有钱人家的子女一样,又拼爹又拼穿戴呢?”
  
  叶小惠振振有词:“我根本不屑于跟她们拼爹!但我有条件为什么不可以穿得好一点?”她还说:“我知道您是心疼钱,但我亲爹他不是每年都有好多钱给你吗?他是副市长,难道愿意女儿穿得土里土气?”“这——”叶老实的话头被噎住了。
  
  从此之后,父女之间慢慢有了嫌隙。让叶小惠感到特别不痛快的是:爹不但听不进她的劝告,照旧与后山的疯婆子“勾勾搭搭”,而且每次她回家要钱的时候,他给钱是越来越不爽快了。读高三时,父女间终于发生了正面冲突。
  

本文地址:http://www.hfrx.cn/gushi/175497.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上一篇:没法比等

下一篇:后宫夺命落泪痣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